<menu id="y8i0c"></menu>
  • <tt id="y8i0c"><sup id="y8i0c"></sup></tt><dd id="y8i0c"></dd>
  • 歡迎來到李常永天津刑事律師網!

    在線咨詢 | 聯系我們

    律師介紹

    李常永律師 李常永律師簡介李常永:四川大學法學碩士,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業務主任,前高校教師。中國法學會會員,中國法學會刑事辯護高峰論壇“優秀刑事辯護律師”。天津市律師協會刑事專業委員會委員,天津律協“律政先鋒”律師大賽優秀... 詳細>>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律師姓名:李常永律師

    手機號碼:15202234921

    郵箱地址:68148370@qq.com

    執業證號:11201201210709214

    執業律所: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聯系地址:天津市南開區長江道金融街中心A座三層(今晚報大廈對面)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民商事訴訟

    公報案例:海林公司訴曉星公司購銷合同糾紛案

    海林公司訴曉星公司購銷合同糾紛案

    審理法院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案  由 合同糾紛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原告(反訴被告):海林國際有限公司。住所地:香港特別行政區灣仔港灣道25號海港中心1805室。

    法定代表人:浦維明,該公司董事長。

    訴訟代理人:曹欣光,北京市海問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反訴原告):曉星物產香港有限公司。住所地:香港特別行政區金鐘道86號太古廣場一座37號3710室。

    法定代表人:樸教雨,該公司董事長。

    訴訟代理人:樸雨遠,曉星物產香港有限公司職員。

    訴訟代理人:蕭志堅,廣州國際商務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海林國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林公司)因與被告曉星物產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港曉星公司)發生購銷合同糾紛,向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訴稱:我公司按照與被告香港曉星公司簽訂的購銷合同中的約定開出信用證,香港曉星公司拒收并單方宣布解除合同,以致我公司對下家買方廈門華榕進出口公司(以下簡稱華榕公司)的購銷合同無法履行,向華榕公司支付了違約金人民幣67.5萬元。請求判令香港曉星公司按照合同的約定,向我公司支付違約金72750美元,賠償我公司付給華榕公司的損失人民幣67.5萬元,支付的開證費2500美元和律師費人民幣15萬元,以及上述款項的利息。

    被告答辯并反訴稱:我公司與原告海林公司簽訂合同時,不知道該合同還與華榕公司有關,也不可能意識到海林公司會采用轉讓信用證的方式來履行開證義務。雙方簽訂購銷合同,在雙方沒有明確約定的情況下,合同義務只能由買賣雙方親自履行。海林公司沒有按照合同的約定,在1995年7月30日前親自開立以自己為開證人、以我公司為受益人的不可撤銷遠期信用證,而是向我公司轉來華榕公司開立的可轉讓信用證,這種作法違背國際貿易慣例和一般的買賣習慣,已經構成違約,故應當駁回海林公司的訴訟請求。反訴請求判令海林公司給我公司支付違約金72750美元,賠償律師費人民幣8萬元,同時承擔本案的全部訴訟費用。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1995年7月,原告海林公司與被告曉星公司協商買賣聚酯切片期間,收到曉星公司傳真來的購銷格式合同要約文本正背兩面。7月22日,雙方經協商一致后在格式合同的正面簽字。合同約定:買方海林公司、賣方曉星公司;買賣貨物聚酯切片1000噸;單價每噸1460美元;裝運期1995年8月20日前;付款方式是通過開立以韓國曉星公司為受益人、按提單日期第60天付款的不可撤銷遠期信用證支付;該信用證不遲于7月31日開出;如買方遲至8月1日未能將信用證電報影印件傳給賣方,賣方有權不經通知取消交易并保留向買方索賠合同金額5%的權利;賣方遲至8月20日仍未發貨,則買方保留向賣方索賠合同金額5%的權利。該格式合同的正面內容中未表明背面條款是否作為合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雙方當事人也未能就背面條款達成一致意見,故背面的仲裁條款不包括在合同中。7月26日,雙方又達成修改協議,將貨物價格由每噸1460美元修改為CNF廈門1455美元,付款日期由按提單日起第60天付款改為第45天付款。

    1995年7月27日,原告海林公司向香港新華銀行提出信用證轉讓申請,申請將其下家買方華榕公司根據與海林公司的合同約定,由中國工商銀行廈門分行開出、以海林公司為第一受益人、自提單日起第45天付款的不可撤銷遠期信用證,轉讓給南韓曉星公司。海林公司將這一轉讓用傳真通知了曉星公司駐廣州辦事處。同日,該辦事處表示拒絕接受轉讓的不可撤銷信用證,要求海林公司親自獨立開證。7月28日后,雙方多次傳真往來,曉星公司堅持不接受轉讓的信用證;而海林公司則認為轉讓信用證沒有違反合同約定和國際貿易慣例,并于7月31日通過香港新華銀行和漢城NOVASCOTIA銀行辦理了向韓國曉星公司的信用證轉讓手續。8月1日,曉星公司駐廣州辦事處又發來傳真,仍表示拒絕接受海林公司轉讓的信用證,并單方面宣布解除合同。8月20日,曉星公司未按合同約定履行交貨義務,并于8月22日告知海林公司,其已于8月21日通知漢城NOVASCOTIA銀行拒絕了香港新華銀行的轉證,信用證已經退回。8月25日,因海林公司沒有向華榕公司履行交貨義務,華榕公司向海林公司提出索賠要求。9月18日,海林公司與華榕公司簽訂了賠償協議,海林公司按照約定于10月17日向華榕公司支付了違約賠償人民幣67.5萬元。

    另查明:原告海林公司用于支付信用證轉讓手續費、郵政電報費等合計13043.04港元,支付律師代理費人民幣15萬元。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經濟合同法》第五條第三款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未作規定的,可以適用國際慣例”。原告海林公司與被告曉星公司簽訂的買賣合同是符合國際貿易慣例和一般買賣習慣的,應為有效合同。海林公司履行了開證義務,其開證行為并不違反合同的約定和國際貿易慣例,曉星公司拒絕接受該信用證并宣布解除合同,拒絕發貨,其行為違反了涉外合同法第十六條關于“合同依法成立即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履行合同約定的義務,任何一方不應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的規定,實屬違約。涉外經濟合同法第十九條規定:“當事人一方違反合同的賠償責任,應當相當于另一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但不得超過違反合同一方訂立合同時應當預見到的因違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損失”。曉星公司對因其過錯導致海林公司遭受的支付違約賠償金、轉讓手續費、律師費等損失應負賠償責任。海林公司在要求曉星公司承擔賠償責任后,還要求曉星公司按照合同約定承擔違約責任,給其支付違約金72750美元。因曉星公司承擔的賠償責任已大于雙方約定的違約金,故海林公司的這一主張違反涉外合同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的規定,不予支持。由于曉星公司已單方宣布解除合同,且海林公司也不請求繼續履行合同,故雙方簽訂的合同應當終止。曉星公司提出的反訴于法無據,應予駁回。

    據此,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

    一、被告曉星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向原告海林公司賠償人民幣82.5萬元、港幣13043.04元。

    二、駁回原告海林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三、駁回被告曉星公司的反訴請求。

    案件受理費16545元,由被告曉星公司負擔11030元,原告海林公司負擔5515元。反訴受理費13465元由曉星公司負擔。

    被告曉星公司不服上述一審判決,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理由是:1、被上訴人海林公司在本案中實施了兩個行為,即安排華榕公司申請開立信用證和向新華銀行香港分行申請將華榕公司開立的信用證轉讓給上訴人。安排華榕公司申請開立信用證與自己申請開立信用證是有區別的,因此這個行為不是海林公司履行開立信用證的義務。轉讓信用證,也不等同于自己申請開立信用證。況且轉讓是另一個民事行為,其前提必須是轉讓方與受讓方達成一致意見,轉讓行為才有效,否則無效。合同約定的付款方式是,海林公司不得遲于1995年7月31日開立以曉星公司為第一受益人、按提單日期第60天付款的(不可轉讓)不可撤銷的信用證。雖然在合同中沒有明確由誰申請開立信用證,但在沒有約定的情況下,應該認定為由合同的買方海林公司承擔申請開立信用證的義務。海林公司沒有履行開立信用證的義務,顯屬違約。2、海林公司轉讓信用證,第一只給上訴人傳真來新華銀行香港分行的發電稿,不是信用證電報影印件;第二該發電稿只記載了開證行,沒有記載咨詢處,并且言明新華銀行香港分行對該信用證不負任何責任;第三該發電稿明確了轉讓行為的手續費由受讓方負責,增加了上訴人的費用;第四該發電稿給議付/押匯行的特別指示,不能保證上訴人按時收取貨款;第五是由于新華銀行香港分行作為中介銀行的介人,使上訴人收取貨款的途徑復雜化,增加了上訴人收款的風險。這些都將導致損害上訴人的利益。3、《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以下簡稱UCP500)第四十八條規定,轉讓信用證的行為是一種特別行為,必須經轉讓方、受讓方和轉讓銀行的同意才能實施。海林公司未征得上訴人的同意就擅自轉讓信用證,這一行為不符合國際慣例。原審判決既不符合事實,也無法律依據,應當撤銷。

    被上訴人海林公司辯稱:一、根據合同的約定,海林公司只要提供了以上訴人曉星公司為受益人、按提單日期第60天付款、不遲于1995年7月31日開立的不可撤銷信用證,就履行了向曉星公司開證的義務。海林公司的開證行為完全符合合同約定。二、信用證的作用是以銀行信用取代商業信用。信用證一旦開出,開證銀行便以自己的信用向賣方作出付款保證,而開證銀行作出的這種付款保證和承擔的付款義務與誰是合同的買方無關。因此在國際貿易實踐中,除非合同明確約定必須由合同買方直接申請開證,否則由誰申請開證完全是買方權限范圍內的安排,與賣方無關。只要買方安排開出的信用證符合合同要求,賣方不得拒收。本案合同并未規定必須由海林公司作為開證申請人直接向銀行申請開證,故曉星公司拒絕接受合同項下信用證的理由不能成立。三、本案合同僅約定海林公司向曉星公司提供不可撤銷遠期信用證,而沒有約定該信用證是不可轉讓的。曉星公司以與海林公司沒有就轉讓信用證達成過合意為由拒收該信用證,是違約行為。四、UCP500中沒有也不可能有可轉讓信用證必須經合同雙方達成合意才能使用的規定,沒有也不可能有可轉讓信用證必須經第二受益人同意才能使用的規定。在雙方的合同中,也沒有限制海林公司在另一獨立合同關系中采用何種支付方式。曉星公司稱轉讓信用證行為不符合國際貿易慣例,只能說明曉星公司對信用證的作用和國際貿易慣例缺乏基本的了解。本案事實清楚、法律關系明確,一審判決適用法律正確,上訴人的上訴請求應當駁回。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

    本案雙方當事人在簽訂和履行合同時,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條和涉外經濟合同法第三條的規定,遵循“自愿、公平、等價有償、誠實信用”和“平等互利、協商一致”的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相互通知和相互協助等義務。在采取信用證付款的購銷合同中,履行付款義務的一方是轉讓信用證還是直接申請開立信用證,由于兩種方式造成收款的時間和環節不同,前者給收取貨款一方帶來的商業風險,肯定大于后者。上訴人曉星公司和被上訴人海林公司簽訂的購銷合同中,沒有約定是否可以通過轉讓信用證的方式付款,UCP500對此問題也無明文規定。在此情況下,曉星公司是與海林公司簽訂購銷合同,不可能詢問海林公司有無下家,是否準備用轉讓下家信用證的方式付款;海林公司既準備將下家交來的信用證轉讓給曉星公司,有義務將這種增加對方風險的付款方式事先通知對方,以征得對方的同意。海林公司事先沒有通知,在得知曉星公司反對采取這種付款方式后仍一意孤行,對糾紛的發生負有責任。

    雙方當事人是在上訴人曉星公司制定的格式合同上達成購銷合同的。該格式合同條款中,就是否允許以轉讓的信用證付款的問題,約定是不明確的。對此,格式合同的制作者曉星公司也應當承擔責任。

    由于合同約定不明確,導致發生糾紛。糾紛發生后,雙方當事人不能互相諒解并達成一致意見,最終使合同無法履行。對此,雙方當事人均有過錯。本案的購銷合同應當終止履行,由此給雙方造成的損失,雙方各自承擔。雙方當事人請求對方當事人承擔違約責任的主張,均不支持。一審認定的事實清楚,但適用法律有誤,判決結果有失公正,應當改判。

    據此,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

    一、維持原審判決第三項。

    二、撤銷原審判決第一、二項。

    三、駁回海林公司的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本訴受理費人民幣16545元,由海林公司負擔,反訴受理費13465元,由曉星公司負擔。二審受理費人民幣30010元,由海林公司負擔16545元,曉星公司負擔13465元。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同時,部分文章和信息會因為法律法規及國家政策的變更失去時效性及指導意義,僅供參考。

    手機號碼:15202234921

    聯系地址:天津市南開區長江道金融街中心A座三層(今晚報大廈對面)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津ICP備19003828號-1 津公網安備 12010102000247 Copyright ? 2018 www.baiyixuan.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網律營管

    添加微信×

    掃一掃添加朋友圈
    美团彩票